江书蒙——出聊城记之“三里屯的莘县腔调”

二强在毕业之后,手里攒下来俩钱儿,才能心平气和地往北京去。在他的印象当中,北京是一个很费钱的地方,当然,你去所有城市都得花钱,你出门能不花钱吗?但是北京给二强的印象是——东西特贵,吃的喝的特贵,交通费特贵。

所以共享单车的诞生对二强来说是一个福音,他终于可以自主掌握自己在北京的行程了。二强上大学的时候,第二回途径北京转车,就被坑了一次。本来北京站和北京西站之间不过十来分钟的路程,但是这出租车司机一看二强大包小包的,再加上二强一脸胶原蛋白,心里倍儿清楚,你丫一外地小屁孩,不坑你坑谁?于是拉着二强绕着北京转啊,上一座立交桥再下一座立交桥,再上一座立交桥,再下一座立交桥。

但是你车里俩人光这么看景不行啊,司机就跟二强白活,说他车上拉过有钱人,有钱人都去什么地方消费,多么奢侈靡费的生活,这事儿过后二强才缓过神儿来,这些东西跟我有什么关系?这司机老鳖孙跟我这儿耗时间呢。结账的时候一看车费70多,当时气人的是二强对北京站和北京西站之间的距离没有概念,好吧,车费70多,可能还挺远,过了后儿,一切才缓过神来,被那老鳖孙坑了,怪不得他撂下行李,加油门喷着黑烟就走了呢。

共享单车让二强摆脱了对北京出租车的依赖,爷们就不坐你车,爷们不光不坐你车,爷们还得骑车去三里屯转转,单程三公里,爷们骑车去北京最时髦的地方,你丫就赚不着爷们的钱,气死你丫的。

真解恨。

时空来到下午三点的三里屯,外国妞儿真漂亮嘿,秋天牛仔裤上身,也挡不住她们散发出来的别样气质。老外们真多,这地方像是北京外国人口集散中心,白皮肤、黑皮肤、雪白皮肤、苍白皮肤、黢黑皮肤、淡黑皮肤,各种不同深浅肤色,世界人民在三里屯实现了大团结。

二强想问一艺术展厅,高德地图上标了位置,但是有一段地方拐来拐去,二强不知道具体在哪。站下,斜身问一对中老年夫妇,“您好叔叔,请问阿莫西莱艺术展厅怎么走?”二强还特地在每句话后面加了儿化音,把自己乔装打扮成一个北京人。他最近看了浙江卫视综艺《我就是演员》里,陈凯歌拍的那个短片《艳红》,杜淳演的金管事太棒了,北京腔真脆真好听,二强在家里也暗自模仿杜淳的北京腔。

“俺也知不道,俺也事将来,你问问旁里人吧”。二强虎躯一震,定睛一看这两位路人,大概是夫妻二人,一人背着个挎包,打扮朴素还带点品位,但这大叔铁打的莘县腔啊,二强忽然觉得一阵暖流涌上头来,在这物欲横流、情欲横流的三里屯,还有来自莘县大地的清凉田野风,真仿佛春风拂面,一股清流扑将上来。于是也别端着了,就把原汁原味的莘县腔也掏出来了。哎呦,这位大叔以及这位大婶也是虎躯一震,很巧啊,在这儿遇见莘县人。

这一论起来,三个人还是一个乡镇的,两拨人的住所相隔不过5里地,巧啊。但是各自皆有急事,于是互相寒暄,互相道别,相约回去之后有机会再见面。好啊,真好。暖啊,真暖。于是,各种冷漠的面孔,各种没有温度的建筑和道路,也不让二强觉得陌生了。有莘县老乡给我鼎力加持,这外面的世界再冷漠一些,又能怎样?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
Related posts